【八一档案】从部队到西双版纳法院,他们这样说

作者 :刘晓娴 来源 :本站原创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20-07-31

他们,

曾身披戎装,英勇无畏

舍身逆行,一腔热血守护祖国人民

一朝转身,换上正义战袍

赤忱如昔,用法律信仰继续初心使命。

 

【杜江宏说】

部队生涯都干些啥:我22岁进入武警消防部队,45岁时转业进入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,目前已经在法院工作了14年。我原来在部队主要负责消防工作,曾在排长、连长、营长、参谋长等不同的岗位任职。那些年的工作条件比现在差太多,担任主官期间,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官兵多为独生子女,每一个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贝,却在消防一线上从事着最危险的工作。所以在保证完成消防救援任务的同时,安全教育问题也成为我当时工作的重点,确保做到部队不出事,零安全事故。

印象比较深刻的任务:曾经成功处置的两起连续发生的消防安全事故。2002年景洪市关坪镇发生了液化气槽车翻车事故,当时一旦液化气泄露造成火灾和爆炸,将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。历经15日,该起重大消防安全事故处置终于圆满完成。还没等消防官兵们歇口气,翻车事故处置次日,景洪市江北自来水厂发生氯气泄漏事故,西双版纳消防支队在国家化学救援中心远程指导下,成功堵住氯气泄漏,再次成功保障了全市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

角色转变的那些故事:刚专业进入法院时感触很深,我们曾在火灾中拼尽全力救回人们宝贵生命,有的犯罪分子却为了利益等各种原因铤而走险,最终落入法网,失去生命和自由,于是无论何时,我都告诫身边人一定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进入法院这些年来,我先后在刑事审判庭、司法技术处、审判监督庭、行装局、执行局等不同部门工作,无论是在审判一线还是在后勤保障部门,我们的工作都指向一个目标,用法律维护社会公平正义,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。法院的工作方式和工作内容与部队截然不同,但我却在法院的工作中找再次找到了忠诚于党和人民的初心。在部队时,我们遵从的是服从命令,听党指挥,作风优良,敢打胜战。优良的作风不能因环境而改变,来到法院后我依然发扬部队优良传统,服从安排,服务大局,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贡献力量。

说一个小愿望:即将退休的我,一定要保持退伍退休不褪色,无论何时,不忘记自己曾是一名军人,是一名法院干警,更是一名共产党员,即使退休,也能够发挥余热,祖国和人民需要我的时候,我一定在!

 

(部队生涯,杜江宏刚刚结束一次消防抢险任务)

 

(法院时光,杜江宏奔赴大理正在完成一次异地执行任务)

 

(部队生涯,杜江宏对士兵们进行训练检阅)

 

(法院时光,杜江宏在走访调查案件情况)

 

【陈勇说】

我的履历:我是四川省南充市人,19岁时应征入伍,历任战士、班长、司务长、中队长、指导员、副大队长等职,少校警衔。35岁时转业进入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,从事过书记员、法官、法官助理、科长等不同的工作职务。

平凡又难忘的日子:16年的军旅生涯,我大多数时间在基层服役,主要从事过军事训练、部队管理和官兵思想政治工作。那些年的军营生活极为平凡、简单,甚至有些枯燥,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的过着两眼一睁,练到熄灯,泥巴裹腿,汗湿衣背的生活。有人可能会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儿,但这种吃得苦吃得亏、乐于奉献的傻子精神,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执行力,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却成为我一生的宝贵财富。说起印象比较深刻的事,2001年,我曾临危受命担任武警勐腊县中队指导员,任务是要将最落后的基层中队训练成绩在短时间内提上来,时间紧任务重,我只能启用魔鬼特训,带领中队官兵摸爬滚打、攻坚克难,仅用1年半时间带领中队一举跃进云南总队标兵中队,荣获集体三等功。半生军旅生活,要么被别人训练,要么训练别人,自己也曾经是教官眼中的调皮鬼,任教官时也遇到过捣蛋兵,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,在自己做教官时用包容与支持的阳光,给予他们成长的力量。

法院心路:记得刚进入法院第二天,早晨在老法院办公楼花台前遇到一位老同志,他问我:年轻人,你是从部队转业来法院的吧?”“是。”“学过法律吗?我只能轻声回答没有。那位老同志摇了摇头说既然来了法院,还是要学点法啊后来得知那位老同志就是当时的老院长,他点醒了我,离开部队不是结束,进入法院是一段新的征程,生活不应满足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,还有理想和热忱。成为一名法院人,不懂点法能行吗?从军队退伍、转业到法院的同志,能够战斗在审判执行一线非常不易,专业知识的学习上绝不掉队,业务工作的开展上踏实肯干,始终把工作放在心上,把心放在工作上,在困难面前决不退缩。于是弃武从文,我付出十二分努力,工作之余也不放弃学习法律知识,终于在三年后通过司法考试,并于2013年荣获个人三等功,遇见了更好的自己

我的心愿: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员额法官,作一个真正的法律人。司法改革前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法官,司法改革后成为了法官助理,但我相信人生有起伏,付出总会有收获,无论在什么岗位,我都将尽本职、守初心!

 

(部队生涯,陈勇(左一)和战友们一起野外拉练)

 

(法院时光,陈勇在开展一次执行工作)

 

(部队生涯,陈勇难得的与家人一见)

 

(法院时光,陈勇给执行案件中的涉案财产贴上封条)

 

【董静说】

我在部队那几年:199912月,当时19岁的我入伍了。在部队完成新兵3个月集训后被分配到77126部队警备司令部纠察队。纠察队的主要工作职责是对所有军人进行纪律监督,同时还承担着营区哨岗警戒职责。在纠察队当兵期间,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训练、纪律监督、站岗三个内容,内容单一但是工作很充实。一般连队的士兵只能在周末或固定的时间才能外出,且人数受到限制,对于他们来说,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在艰苦训练之余能够外出休闲,缓解训练疲劳。但我所在的纠察队却正好相反,每周都要上街执勤,对外出办事休闲的军官、士兵军容军纪情况进行检查。由于工作关系,我们总在外面跑,反而成为了大家羡慕的对象,其实外出是为了工作,和外出休闲的目的不同,感受也就不同了。

    进法院后的生活:2002年进入法院,我就一直在办公室工作,至今已有18个年头,从最初的打扫卫生、分发报纸、邮寄卷宗到如今的文件收发管理、保密工作、信访和摄影摄像工作,我一直发挥着部队的优良传统,不怕苦、不怕累,任劳任怨,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工作要求,认真细致地做好手中的本职工作。回想这十八年里,感触最深、最难忘的就是办公方式的不断演变。从刚开始的自行车邮寄卷宗到摩托车邮寄,再到现在的汽车邮寄;从刚开始的纸质传阅文件到现在的办公系统OA传阅;从刚开始的手写办公到现在的无纸化办公,10多年的时间里,工作方式有了巨大的改变,我们的办公办事效率也得到了极大提升。

    部队生涯给我留下的:在部队服兵役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2年时间,但对我的影响却是终生的,最为深刻的是时间观念和踏实肯干、吃苦耐劳的工作态度,看似微不足道,却成为了工作和生活中必须遵守的重要原则,让我成为一个守时、守信、扎实的人,这些影响将伴随我一生。

    许一个心愿:没有愿望,只想踏实做好手中事,时刻提醒自已退役军人身份和法院干警身份,不做有损军人形象、法院形象的事情,给军人、给法院树立良好形象,不辜负自己,也不辜负组织对我的培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(部队生涯,董静青涩的少年模样)

 

(法院时光,董静熟练的在OA系统上处理文件)

 

        (部队生涯,董静刚结束一次射击训练)

 

(法院时光,董静扛起照相机,业务不含糊)

 

【卢红材说】

那些年:我17岁当兵,在部队里摸爬滚打了12个年头。29岁退伍后进入了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。原先在部队中主要负责团部安全及首长的安全警卫。部队是个炼钢炉,在一次次的魔鬼训练中,我和战友们百炼成钢,身体素质、实战技能得到了巨大的成长,但最让我们受益终生的,是我们精神、意志和信仰得到的淬炼。

这些年:进入法院后我一直在法警队工作,这是一个半军事化管理的部门,主要任务有警卫法庭,维持法庭秩序,押解犯人出庭受审,执行搜査、拘传、送达、协助执行人员执行法院判决和裁定等。面对每一次工作,我都秉持着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中国军人精神,坚决服从安排,排除万难完成任务。带着从部队中培养淬炼出的坚强意志、不屈精神和纯粹初心信仰,不论今后走到何处,我都相信自己能够克服困难、直面挑战。

我的老连长:退伍后进入法院不久,我惊喜的发现,我在部队时的老连长陈勇也转业进入了西双版纳中院。一个队伍中的军人往往来自五湖四海,一旦退伍就和可能这辈子都无缘见面,回想起那时刚下连,连长带领全连在连队门口夹道欢迎我们到来的样子,日常工作生活中,他似兄长一般对我们嘘寒问暖的样子,仿佛就在昨天。现在,连长还常提醒我,我们退伍军人不管走到哪里,干什么工作都要展现军人品质,要干一行爱一行,干一行要干好一行,无论如何不能给部队丢脸。

许个心愿:我热爱我的工作,我一定要守住初心,践行当初入伍、入党时许下的承诺,因为除了部队之外,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奋力坚守的岗位,在这些岗位上,我们依旧保卫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。再许一个小小心愿,离开部队大家庭,我也组成了自己的小家,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能够成为一名父亲!

 

(部队生涯,卢红材进行射击训练)

 

(法院时光,卢红材穿着作训服的样子)

 

(部队生涯,训练艰苦,卢红材却从不放松)

 

(法院时光,疫情期间,卢红材对进入法院的人员严格安检)

 

 

青春有很多样子,很庆幸我的青春有穿过军装的样子。